• 介绍 首页

    风吹一夜满关山(古言1V1)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番外:芳年醉(3)【完】
      内帐里橙焰暖朦,罗帷流香,宽大的拔步床上纱帐被放下了一半,隐约见到里头的人已经卸去了发簪,一头如云黑发全数披泄下来,绸缎一般深浓的发丝间露出裸露的肩膀和一弯裸背。
      她趴在床上,胭脂色的上衣已经被脱下,随意地抛在一边,她身上仅有那条烟水色长裙,虚虚挂在腰下,肩背和臀部之间的腰窝凹出一道诱人的曲线,大幅的裙摆堆在她腿弯处,整个人像是慵懒地裸身陷在一朵云里一般。
      谢瑾紧紧盯着她,一手扣上帘钩,一手去解自己的衣袍。
      她听到动静,朝他侧过身来,黑发垂在身前挡住大半个身体,她迎着他的目光,于纱帐后抬臂,缓缓撩开覆在胸前的一瀑发丝。
      谢瑾喉头发干,额上青筋鼓动起来,方才压下去的欲火本就未曾熄灭,此刻被那纱帐后隐隐绰绰现出的春光一勾,顷刻间烧成了燎原大火。
      藏青色衣袍被狠甩于地,接着盖上雪白的中衣,衣物卸下的谢瑾快步走到床边,沉荨尚还未来得及欣赏那优美刚健的躯体,就被他一把勾住腰肢,天翻地覆间滚烫的身躯已经强势地压了上来,抱着她往床里滚了滚,连带着床边垂下的纱帐也裹缠到了身下。
      沉荨使劲推开他,嗔道:“毛毛躁躁的,床帐被拉垮了怎么办?”说罢,起身跪到床边去挂被扯下来的纱幔,刚挂上一个小钩,火热的健躯已从背后贴上来,一条偾张的手臂箍到她腰间,连拖带抱把她拉回床帐深处。
      谢瑾不顾她的挣扎,一把将她按倒在身下。
      沉荨被他压在枕上狠狠地吻,他不容抗拒地叩开她的牙关,卷住她的舌勾缠着,一手抚过她光裸的后背,从裙腰处伸进去,按住一边臀瓣让她紧紧贴着自己,另一只手摸上一侧胸乳,整只握在掌心里重重搓揉。
      炽热一吻结束,两人都是气喘吁吁,意乱情迷,谢瑾眸光里的火此刻烧得危险而鸷猛,压抑已久的爱欲一朝得到释放,他什么话也没说,分开她裙下的腿便雷厉风行地直接撞进来。
      沉荨“呀”了一声,身体被他撞得往后一缩,痛意混合着酸麻爽快铺天盖地而来,她刚想埋怨一句,谢瑾已捏着她的下巴再度吻住她的唇。
      压在身下的纱帐带动床顶的流苏,一时间整架宽大的拔步床都似在她眼前颠动晃荡起来,她两条手臂从他肋下穿过去,手指死死掐进他健背上的肌理,似嗔似怨地咬他在她口中肆虐的舌尖。
      痛意激发出更深重迫切的情欲,谢瑾越发失控,腾出一只手来扣住她两只手腕,一同禁锢在她头顶上方,她双臂被迫抬高,上身被带得向上拱起,两团酥胸摩擦着他坚实的胸膛,生起的刺激和快感令他神魂飞荡,每一下都直捅进深处,极深极重地激荡出无限欢意。
      他埋下头来,一口含住颤颤巍巍晃动的一粒乳珠,舌尖抵住乳晕狠狠一吸,沉荨的呻吟陡然拔高,十根手指都陷进了他肌肤里,指甲抓出数道红痕,烙在强健的背脊上,策动着他身下的动作更加狠厉。
      激流似的爽意快感在身体中纵横流窜,沉荨蜷缩着轻搐不已的身子,死死拽着身下被褥,正神思迷荡间,忽觉腰下一空,谢瑾跪坐起来,捞起她两条长腿架在肩上,接着她脚弯一紧,双腿被掐住吃了他一记深撞,她被撞出一声长长的呻吟,尾音颤悠悠地绕在人心上,谢瑾眼神一黯,手掌绕过她的腿,将她胸前两软乳波拢在一处,大力搓揉着胸上硬挺的两点朱蕊。
      凶猛金枪一下下击进她身体深处,每一击都直捅进花心,碾磨顶撞着每一处的敏感点,翻起欢美愉悦的波涛,浪底间她刚刚喘息片刻,又被下一波翻涌而来的汹涌浪潮席卷吞没。
      架在他肩上的两条腿颠颤着被他环在臂弯里,那强悍的苍龙昂首进出于云泽间,带着几分狂乱肆意行云布雨,千丈波高中弦鸣滚玉,撞得陷在烟水色裙堆里的身体不断颠动,顶账上流苏也在震风陵雨中不停晃荡。
      光影分错间,浪泻珠翻的一击悍然挺入,湿热酸软的腿心被死死碾过,他退出时略微停了停,接着大力撞上收缩颤抖的那一处,腰部发力狠劲压过去。
      沉荨呜咽一声,于痉挛颤抖中死死抱紧了他的腰背。
      谢瑾压着她的腿伏下身来,炙热的唇覆盖住她的唇,吞下她一声声急促呻吟,压着她不顾一切往里深顶几下,闷哼一声释放出来。
      汗湿的身体紧紧相拥,谢瑾意犹未尽地吻她微闭的眼,红润的唇,绵密而轻柔,吸着舔着纠缠不放,手掌也拨开凌乱的发,贴在酥乳上爱不释手地揉弄着。
      他在她耳边吐着灼人的气息,喉间沉嗓在她耳下低低荡漾,含着笑意和一丝满足,“……刚才有没有弄疼你?”
      沉荨翻了个身,趴在他胸膛上,有气无力地说,“现在才来问我?你是吃了什么药么?力气那么大,好在这床还算坚固。”
      “是你撩我的,”谢瑾轻笑一声,抚着她脑后的发丝,“阿荨,我早跟崔军师说好了,他这两日把积压在手头的事处理完了,就去寄云关。”
      沉荨伸手摸上他水光润泽的唇,凑过去轻咬一下,“你好啊,谢瑾,既然你早都安排好了,刚才干嘛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?我还当你真生气了。”
      “要不你怎会这么主动?”谢瑾搂紧她,把头埋进她颈窝里,喉间逸出几声低沉笑声,“……我很喜欢你这样。”
      沉荨气哼哼地去扯他的头发,谢瑾“嘶”了一声,一口含住她耳垂轻咬一下,搂着她翻了个身,低笑道:“以后可以多像这样来几次”。
      凌乱的黑发纠缠在一起,两俱光裸的躯体亲昵相贴,两人多日未见,又是青春爱侣,一番似真似假地打闹下来,自然生起了又一波的渴望。
      谢瑾搂住她再是一滚,让她趴在自己胸膛上,一手揉着她弹滑的臀肉,一手探到她腿间,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撩拨着。
      欲望一点一滴在身体深处堆积,沉荨撑着他的腹肌坐起来,他收回手,掌着她的腰肢,就着她腿间的泠泠雨露把自己徐徐顶进去。
      沉荨配合着他挺腰的动作把他含入,来回几下就顶到了最深处,她长长呻吟一声,把腰上那条如烟水轻云的长裙从头上往外脱。
      急切之间脱了一半,她的脑袋便被层层迭迭的裙纱裹住,一时半刻没扯开。
      谢瑾忍着笑,坐起来揽过她光裸的身子,手掌在她背心上下按摩着,含住她胸前的乳珠细细地吮弄。
      掌心熨烫着脊背,滑到腰下覆盖住双臀,施力捏着迎合他的顶弄。
      暂时的失明让身体的感觉更清晰,沉荨的身体轻颤起来,情欲也被撩到高处,只是那裙子越急越脱不下,急躁间谢瑾已顺着她腰线爱抚上来,沉声低笑着,抬起双臂帮她把纷乱的裙幅卷起,帮助她从她头上脱开。
      光明重现的那一刻,她的唇被狠狠地堵住了,酥乳紧紧地贴在他胸膛上,发痒坚挺的乳珠被他坚实的胸膛一磨蹭,满足的叹息从她喉间逸出,随即被他一个深顶顶散。
      两人紧紧地搂在一起,没有了衣物的阻碍,交融更加欢畅而甜蜜。
      两具矫健优美的躯体交缠着,相互都在亲吻和爱抚着对方,游移的唇碰到一起时便吮吻片刻,随之又移开,挑勾着敏感处,在对方身体上燃起一簇簇的欲火。
      他越来越知道怎样让她战栗发抖,怎样让她情不自禁地发出暗哑而勾人的呻吟。
      他亦深知她最私密的腿心间哪处地方最敏感,哪里最经不得磨弄深抵,他一时轻一时重地向上挺动着腰胯,手掌带动她上下起伏,不时调整着角度,顶在她最受不住的地方按压磨弄,撑碾出无处不在的酸麻快慰,掀起一阵阵的狂波迭浪。
      烛火燃到尽头,床帐间一曲云雨欢歌仍在继续,直到月落星散,那令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和悠悠呻吟才渐渐止歇。
      隔日清晨,谢瑾送她前往寄云关。
      两人牵着马,并肩上了一处斜坡。
      晨风送来青草泥土的芳香,天光澄澈,初升的阳光穿透重枝蔽叶,星星点点地洒落在下方的山道中。
      “我就送你到这儿,你去吧。”谢瑾温声道,揽过她低头在她额角上落下一吻,“再过一月得回京述职,你多空点时间出来,母亲的意思,是想多留我们两日,在上京再办一场酒……”
      沉荨抱住他腰身,踮脚在他唇上响亮地亲了一记,“行,那我走了。”
      谢瑾微微笑着,转过她身子,将她发髻上那枚红色发带系牢,“记得给你写的信要回。”
      沉荨拉过马缰,翻身上马,回头冲他一笑,“知道了,会回的。”
      谢瑾也上了马,却没立时离去,只伫立在山坡上,凝视着青葱翠意的山林间那道急纵而去的身影。
      沉荨行了一段,回身一望,朝那已经成了一个小黑点的影子扬了扬马鞭,接着垂眸一笑,不再停留,一路快马追风,向前坚定行去。
      (番外完)——
      再次感谢大家一路的支持与陪伴!
      不会弄下载,所以如果有需要文档的亲们,请到微博私信我留下邮箱,我把文档发到你们留下的邮箱。(只能发清水版的,还请亲们多多谅解)
      小说+影视在线:『po18mobi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