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论挨操的N种姿势(H)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医务室里的脸红心跳(H)
      韩箐扶着老腰颤巍巍的从洗手间里面慢慢出来,一张秀气的脸此刻皱得跟苦瓜一般:“你这小子这次害苦我了。”
      原本红润又精神的脸颊此刻也如病床床单一样苍白,人也跟着瘦了一圈,看上去没少遭罪。
      秦朗一看,更加内疚了,赶紧上前一把拦腰抱住他,然后把他轻轻塞到被窝里面去,难得柔情道:“是我不好,等你好了怎么惩罚我都行,现在乖乖休息。”
      韩箐被他这么一整,满腔怨气霎时消失了一半,他红着脸缩在被窝里面嘟囔道:“谁还敢罚你,算我倒霉好了。”
      “嗯,你是怎么了?听我爸说是肠胃着凉?”秦朗上下打量他,怎么看都不止着凉那么简单。
      韩箐被他这么一问,感觉菊花更疼了,如果不是他不知节制的强要他一晚上,事后没给他清理善后,还给他喝该死的鸡汤,他至于会得这急性肠胃炎吗!
      秦朗见他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躺在那里一言不发,对于他生病的事情愈发好奇了,昨天分开的时候还生龙活虎的,怎么今天就来医务室了?
      想到此处,他手掌不老实地滑入被中,一把掳获住对方腰腹下的那团软物不轻不重的揉捏着,大有你不如实招来,就不罢休的节奏。
      韩箐没料到他会来此招,此刻命根子都在别人手中,就是想不说实话都不行了。
      他红着脸吞吞吐吐,准备发言,裆部的手掌逐渐力道加重,还极有技巧的旋转搓揉着,不出叁下浑身发软摊在床上,两眼水汪汪的望着秦朗。
      “嗯?还不从实招来?”秦朗手中力道加重,一边循循善诱。
      “唔,你轻点,这里是医务室不要乱来……”韩箐难耐佯装挣扎一下,虽然快感一波顺着一波袭来,可腹痛,腰酸,菊花肿痛的痛感还残存于此,他想阻止对方下去,却又渴望他继续,一时矛盾起来。
      “想我住手也行,你知道怎么做的。”秦朗笑的人畜无害,被中的猥亵还在继续。
      韩箐被他弄的没办法,咬了咬牙准备告诉他实情,顺便再把他大骂一顿,可话还没来的及说出口,一种奇怪的触感自身体中心传来,那温暖湿滑的感觉,令他有点欲罢不能。
      待他定睛一看,原来秦朗不知何时钻入被子之中,只留下下半身坐在床边的椅子上!
      这么说来?这奇妙的触感是!
      韩箐甚至不敢再想象下去,他一把掀开被子,果不其然秦朗真匍匐在自己的双腿之间,嘴里还含着坚挺的肉棒,唇角水光潋滟,眼前一幕吓得他叁魂去了七魄。
      原来秦朗实在等的太久了,所以忍不住起了捉弄他的心思,虽然秦朗平时衣冠整齐地站在讲台上侃侃而谈,那成熟稳重从容自如的模样让人心动,可私底下,他不光迂腐刻板炸毛,还有点天然呆的样子更是让人恨不得揉进心坎里,狠狠爱到骨子里。
      韩箐一把拉起他,赶紧拿袖口胡乱擦了一把他的嘴巴,还一边擦一边警告道:“我的小祖宗哟,这里是医务室你不要命啦!现在午休时间随时都会有学生进出!万一被人撞见了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!”
      秦朗傻呵呵的由着他吹胡子瞪眼,望着他手忙脚乱都觉得有趣,还没来得及擦干净,趁对方不注意一把扣住他的后脑勺主动吻上去,良久后才放过他道:“你这衣服太脏了,要不用嘴巴替我擦干净吧。”
      韩箐面对秦朗如此撩拨的一面,浑身敏感的细胞都快被他激活,顾不上肠胃不适,面红心跳,他眼眸湿润如小鹿般欲拒还迎骨碌碌盯着他,盯得秦朗哪里还忍得住,单手抬起他的下颚,迫使他与自己对视,面上邪魅一笑,重新将他抵在墙上,在他耳边低声呢喃“老师这么娇羞的一面是给我看的吗?嗯?”说完舌尖请撩他耳廓,顺着炙热透亮的粉色耳廓一路游移张嘴含住那薄薄耳垂狠狠吸允,惹得韩箐站立不住双腿一软跌进对方强健有力的臂弯,秦朗刚打完球,身上的汗水还没来得及蒸发,那性感爆棚的荷尔蒙直冲感官,刺激得他越发虚软。
      面对韩老师主动投怀送抱,秦朗见好就收的将他纤腰一环牢牢揽进自己怀中,还不忘将大掌探入裤内狠狠揉捏他挺翘结实的双臀,一边捏,一边用早以涨得发疼的肉棒狠狠摩擦对方。
      韩箐被他上下其手早就羞得抬不起头,恨不得化身鸵鸟钻进秦朗的怀中再也不出来。
      正当二人之间耳鬓厮磨呼吸急促周围空气急剧升温,紧要关头门外响起了脚步声,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,秦朗一把抱着韩箐迅速跑到卫生间反手关好门,静等对方离开。
      偏偏对方好似决心要跟他们二人之间作对一般,先是随意转了两圈,确定无人后回到办公桌前趁着休息时间四下无人,明目张胆的放起了av。这下原本血脉喷张的秦朗时不时听着音响中传来的娇喘声,更是胯下涨得生疼,他不经意扫了一眼韩箐,人家早就耳根通红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      二人悄然硬挺的肉棒侵略十足雄赳赳气昂昂地向对方挺进,望着羞怯难当的模样,那隔着镜框湿漉漉的眸子都快溢出水花来,他情难自禁地轻轻张嘴含住那朱红水润的双唇,并极其色情地用柔软的舌头细细描绘他的双唇,牙龈,最后撬开牙关长驱直入,恨不能将他口中蜜页吸吮个遍,惹的韩箐双腿发软几经站立不住,还不敢粗喘出声,那极度克制的模样,更是诱得秦朗当下不管不顾,一把退掉他的长裤,然后双掌托起他的臀部,就势将他抵在浴台上,并打开他的双腿强势入侵。
      “别……”韩箐难耐轻喘,又担心会被外面的人听见,主动环住秦朗的脖颈,在他耳边轻声呢喃“不要这样……万一被人撞见……”话还未说完,秦朗直接顺着早已湿润的穴口全根没入,最后的尾声也在婉转的闷哼中结束。
      秦朗一边有序地律动,一边重新霸道地索吻,丝毫不给他反抗的机会,狭小的单人卫生间充满了激烈的喘息。
      为了不被外人发现,秦朗刻意将房门反锁,然后尽情在韩箐体内驰骋,才两天未做身体又恢复如初般的紧致,他一边尽情操弄韩箐,一边顺着他的唇角湿吻一路往下重重啃着他的锁骨。
      韩箐实在忍受不了生猛如虎的秦朗,几番快要闷哼出声之际,均被他用炙热的吻给堵了回去,身下的撞击还在继续,他恍若风中的一页小舟紧紧攀附在魏然如磐石的秦朗身上。
      狠狠撞击几下后,鲜嫩的汁液顺着二人交合的大腿根蜿蜒滴落,粉色的雏菊在肉棒翻来覆去的操弄下反复愈开愈合,那褶皱下的嫩肉尽收眼底,大大刺激秦朗的感官,更是卖力狂操起来。
      或许是一个姿势倍感乏味,秦朗一把抱起韩箐,就着插入的姿势将他反转,动作一换,变成韩箐趴在浴台上,双腿大敞,臀部高高翘起方便他操弄,更要命的是,借着镜面自己满面欲色一览无遗,凌乱的病号服饰下,雪白的肌肤均透着粉色的光,红肿的双唇嫣红透亮,脖子跟精致的锁骨没少种草莓,他实在不敢再直视下去,素日仪表堂堂的韩老师,此刻居然会被自己的学生操得气喘吁吁高潮迭起。
      韩箐感觉自己浑身好似火烧一般,不知该从何处熄火,更不知该如何应对,他手足无措地狠狠抓住浴台的边缘,体内四处乱窜狂啸的欲望,排山倒海般冲击着他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。
      也不知过了多久,前列腺被摩擦得浑身痉挛,肉棒涨得狠狠需要抚慰,他情难自控地紧住肉棒狠狠撸动倏而精关一松,伴随大脑一片空白,大片滚烫浓稠的精液悉数射在了地面上。
      “原来老师如此欲求不满啊,那我再大发慈悲帮帮你好了。”秦朗恶魔般的嗓音在他耳边轻轻蛊惑,韩箐射完浑身一软差点双腿跪地,秦朗眼疾手快地一把揽住他的腰身,双手用力砸住他的腰身狂插进行最后一轮冲刺。
      他一边狂插,一边握住韩箐半硬的肉棒飞速撸动,双管齐下,韩箐又有了泄身的欲望,秦朗察觉到以后更是加快速度,这次二人齐齐攀上欲望的高峰,与此同时,外面电脑里面av女主也在激烈的高亢声冲上云霄,然后重新归于寂静。